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诗人小引 > 小引:活着的人将看到结果

小引:活着的人将看到结果

我在武汉。今天是武汉封城第四十七天。

 

这两天,来自民间的灾情消息越来越少,打开手机和电脑,几乎全是防疫指挥部的各种会议讯息,保持定力,统筹安排等等。本地媒体的信息发布似乎有个模板,某月某日,某某某主持会议,深入贯彻讲话和指示精神,然后提出一系列的要求,最后某某某,某某与会。如果新闻报道每天这样写,工作倒也简单,不会出问题,就算出问题,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我想,这或许是防疫抗疫走上正轨后必然的套路和流程。

 

只是困守孤岛的武汉人,对套路和流程已经越来越疲惫。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提到,目前灾区的情况,在国家力量介入后已经逐渐从混乱走向秩序。但千万不要以为控制住局面就可以掩盖问题,在逐渐安定的秩序之下,其实隐藏着许多让人担忧的缺憾和纠缠不清的问题。下午有一家媒体采访我,问到灾区中人的心境如何,我回答说,其实武汉人的性情,本就开朗洒脱,就拿我自己来说,疫情爆发的前段时间,1月1号到20号,在不知道病毒危险程度的情况下,满不在乎的江南江北到处跑,只是在15号左右,随着医院同学和坊间消息的渐渐增多,意识到本次病毒来袭,非同小可。等到了二十号钟南山一锤定音说出“人传人“这个惊天判断之后,才忽然由满不在乎转为了不安和紧张。

 

随后的23号封城令,让这不安进一步变成了恐慌,再到隔绝两岸,封锁小区,封楼,武汉人的心态,变成近乎战争状态下的人人自危。满城寂静,满街无人,在一座现代化的1000万人的超级城市中,这样“宕机“的时刻,在人类历史上也从未见过。

 

不过随着封锁时间的延续,随着火神山、雷神山、方舱的建设,这种由恐慌到恐惧的心态又逐渐变缓,慢慢走向了平静,以至于各种段子手的笑话和小视频在微博和微信圈中成为一天中最好消磨时间的佐料。在我看来,这是人在被动封闭隔离中产生的正常生理反应——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无能为力的人,只能找到一个舒缓心情的办法,拿自己开玩笑,看上去无伤大雅,但也饱含着巨大的忧伤和不安。

 

武汉疫情中后期,物资的增援,救援人员的补充,是国家力量介入后彰显出的优势。同时,在这些力量铺天盖地涌入武汉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于一线的防控和遏制,包括平抑物价,稳定治安,却很少有人看到,那些逝去者、病重者带来的隐形的情绪波动,以及由此带来的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大批中小商贩的损失怎么办?大批务工人员的损失怎么办?房租问题,水电问题,高考问题,死者的骨灰安置问题,甚至结婚问题……武汉疫情直接和间接对国民经济造成的影响,已经是几何级的天文数字,一旦再出现决策不当,很有可能因为一个小的失误,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巨大反弹。

 

疫情初期,武汉的某些决策和方案缺乏深度预判和周密思考,必须在奋力抗击疫情的当下及时追问责任并吸取经验教训。政府的每一次决策,即刻生效,都应该马上可以得到反馈消息,每一个细节都值得总结,且现场可以予以纠正错误和改进——比如,武汉抗疫手段由早期的居家隔离方案改为”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就是一个例子。

 

十七年前的非典,其实是武汉疫情的一次预演和暗示。但让人遗憾的是,当年号称国家公共卫生建设的辉煌成就、医学研究进步的高超程度和完善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特别是预案和指挥方面),并没有如预期般高水平发挥作用,甚至完全处于近乎瘫痪状态,在病毒的冲击下支离破碎,捉襟见肘。

 

疫情暴露的种种问题,一方面源于政府的官僚作风和管控不力(为什么?),另外一方面,当年颁布的《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在武汉疫情中完全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为什么?)。在组织程序上,本地两级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之间,地方和中央之间,过于强调疫情级别划分和城市属地责任(为什么?),完全摒弃了在遭遇大灾之时应有的机动灵活,陈腐僵化,以至于现在互相推诿,甚至国家卫健委不惜在官网上修改发布消息的时间,试图瞒天过海(为什么?),这不仅消耗了本来应该发挥巨大作用的社会资源,更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同时,地方政府的应急指挥能力也由于受到种种牵制(为什么?),根本无法应对这次特别重大疫情的严峻挑战和复杂局面,导致局势瞬间恶化,覆水难收。

 

这次疫情,发生在武汉,但又不能仅仅看做是发生在武汉。当下之中国,如此重大灾情,放在任何一座城市,都很可能会形成与武汉相似甚至更严重的局面。这不是湖北武汉一个地方的个别问题或特殊情况——仔细想想,从去年12月到今年120号,我们错过了多少次可以控制疫情的机会?为什么屡屡没有行动起来?国家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上顶层设计的思考漏洞和治理思想的粗放大意,值得深刻的检讨和反思。

 

让人悲伤的事情依旧在发生而且还将发生。下午,正在医院配送物资的余则成发来消息,说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我心中一惊,算起来,中心医院已经有四位医生在疫情中殉职!另外三位分别是:26号眼科李文亮31号甲状腺乳腺外科江学庆33号眼科梅仲明。过了一会,网络上传来汹涌的资讯,矛头直指中心医院,追问为何一家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群体会成为本次疫情的重灾区,爆料人员损伤的惨烈程度,超乎想象。我同时还收到了一份武汉中心医院原职工在32号发出的质询文档,指出尚有两百余位医护感染,文档中对医院管理方提出了五个方面的质询,也在诸多问题上暴露出了灾难到来之时,武汉医护人员面临着如何艰险困难的局面。其中最重要的几个关键词是:资源!预警!性命!乌纱帽!责任!这不仅仅是对中心医院提出的诘问,更是对整个中国疫情提出的诘问。

 

如此多的医护人员群体性感染,群体性死亡,并非小事。我强烈呼吁,对武汉疫情中暴露出涉嫌玩忽职守,渎职犯罪的案例,不容忽视,不可不查。但怎么查?谁来查?查到什么程度?查到最后又如何?想了半天,顿觉无力,回了余则成一句:让子弹再飞一会。

 

其实子弹早就在空中飞了,余则成回答我,已经死了3123个人……我心中酸楚,实在不知道如何接续他的话茬,只好换话题问,你们今天TODAY网店团购的情况怎么样?他说,正在进行云平台的测试。随即又发来一个链接,果然是各种群接龙,热干面、周黑鸭、可口可乐、盐、火腿肠、巧克力、消毒液……我看了看,没加入,这几天,我的物资储备比较齐全,似乎并不需要这些。

 

不过我加入了小区另外一个团购群。昨天团了两份鸡蛋,一袋面粉。今天下午,物资就已经送到了小区门口。天下着小雨,寒风中裹着外套穿过小区花园去领取。正好来了快递,是南京的默先生给我寄来茶叶和香烟,天涯咫尺,兄弟情深。抱着鸡蛋心里想,这场春雨过后,樱花绽放,武汉的新增确诊人数,也应该归零了吧?!

 

202039号,油价崩盘,美股熔断,全球股市一天之内蒸发掉了加拿大和巴西的GDP总和,摧枯拉朽的暴风雨扫荡华尔街,病毒已经超越人类或正在改变人类。这是见证历史的时刻,活着的人将看到结果。

 

          2020/3/10



推荐 119